上海劳动仲裁律师

  • 常越律师18512104020
  • 企业高管劳动关系管理

    常越律师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常越
    • 联系手机:18512104020
    • 电子邮箱:m18512104020@163.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911077839
    • 所属律所:上海科尚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绿地和创大厦2001~2003号

    注意!法人在借条担保人处签章,公司要担责吗?

    作者:上海中小企业法律顾问 发布于:2020-6-8 7:09:40 

    裁判摘要: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借条担保人处签名,鉴于其特殊身份,不能仅以借条有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担保人处的签名就认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为案涉借款提供担保,应考虑到该签名是履行法定代表人的职责,还是其个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承诺,结合案涉借条的内容、格式、行文方式等分析。

    存在用公司法定人个人账户向债权人转款情形时(出借个人银行账户的相关责任本文暂且按下不表),应结合款项来源、账户实控情况及交易流水记录等审查是否符合个人账户结算的特征,不能以该账户有过还款就认定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经承担了部分担保责任从而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担保人。

    案情简介:

    寇某(出借人)与吕某(借款人)签订《借条》一份,载明:今借到寇某人民币伍佰万元整,担保人均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均在《借条》担保人处加盖公章,王某及郭某在担保人处加盖个人印章,郭某并签名。《借条》签订后,寇某通过中国工商银行网上银行账户向吕辉账户转款500万元。

    后,吕某通过其财务人员曲某某兴业银行网上账户分两次向寇某账户转款共计56万元,向杨某某(系寇某丈夫)转款100万元,转账回单上载明转账系代吕辉还寇馨月款;郭某通过其中信银行个人账户分别向杨某某账户两次转款150万元、50万元,转账凭证上均载明:代吕某还寇某款。

    寇某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吕某、张某偿还寇某借款本金人民币500万元及利息;2.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王珂、郭新亮对吕辉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吕辉、张俊梅、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王某、郭某共同承担。

    裁判理由及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郭茜不应对案涉借款的清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郭某认可其在《借条》担保人处签名的真实性,但主张该签字行为仅是履行金百莉公司挂名法定代表人的职责,并非是其个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承诺。

    首先,寇某对于2013年10月1日签订《借条》时郭某系金百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持异议。而从案涉《借条》的内容及格式分析,担保人签章位置、日期落款共有两处,符合有两位担保人的布局特征,卡琳公司、金百莉公司亦分别在两担保人处加盖了公章;郭某作为金百莉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其签名盖章位于金百莉公司公章之后,与金百莉公司公章横向并列,从行文方式上看应当是履行金百莉公司法定代表人职责的行为。故仅凭《借条》并不能认定郭某个人为案涉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

    其次,虽然2014年8月11日、12日郭新亮中信银行个人账户确实向寇某丈夫杨某某共计转款200万元,但该银行卡交易流水记录显示,该银行卡账户每日账务往来频繁,不符合个人账户结算的特征。其中,2014年8月11日、12日账务往来19笔,从入账和转款情况看,转给杨某某的200万元款项来源于三亚旭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0万元的入账,与金百莉公司原财务人员曲某某的证言相符。另外,2014年8月11日、12日转账凭证上均载明“代吕辉还寇馨月款”,与一审法院查明吕某通过其财务人员曲某某兴业银行网上账户向寇某、杨某某转款的情形相一致。可以认定,郭某该中信银行卡由金百莉公司实际控制和使用,由曲某某具体操作,不能以该账户有过还款情形就认定郭某已经承担了部分保证责任从而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保证人。

    故寇某主张郭某在《借条》上签字既代表金百莉公司也有其个人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依据不足。因现有在案证据不能认定郭某个人为案涉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本院就寇某向郭某主张权利是否超过保证期间的问题不再理涉。

    案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最高法民再371号

    律师点评:

    民间借贷纠纷的实务中,无特殊身份的当事人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一般存在三种可能,即共同借款人、担保人或见证人。现有规定及司法精神对于债权人要求较高,如果未表明其保证人身份或者承担保证责任,应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根据相关事实进行推定,无法推定其系保证人的,不承担保证责任。因此,在民间借贷中存在保证人的,不仅需要保证人在借条、欠条等债权凭证上签字,还应要求其在签名前冠以“保证人”或在债权凭证上表明其愿意承担保证责任,否则极易引发其系保证人还是见证人的争议。

    援引案例中,《借条》上“担保人”一栏处同时存在公司公章、法定代表人人名章和法定代表人个人签字。按照一般逻辑推理,如非个人担保,法定代表人无需在加盖印章的同时签字,完全可以基于此推定法定代表人个人担保。但是,本判例中最高院一改两级法院的认定,认定即使同时存在签章和签名,没有其他事实证明法代表人明示承担保证责任的,也不得认定个人担保成立,极大地加重了债权人的举证责任。另外,最高院亦通过该案确认了个人账户与公司账户区分规则,进而准确认定了案件事实。认为虽有法定代表人的个人银行卡向出借人还款的情形,但该法定代表人有证据证实该银行卡不在其控制之下,而是由公司使用,法院认定本事实不足以认定法定代表人已经承担了部分保证责任,更不能因此推定其是案涉借款的保证人。

    本文由范文凯律师、常越律师整理编辑。

    更多法律问题可咨询范律师:18301706131

    常律师:18512104020


    上一篇:员工给公司造成损失,到底需不需要向公司赔偿损失?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常越 常越